<code id='s7ht8'><strong id='s7ht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ns id='s7ht8'></ins><acronym id='s7ht8'><em id='s7ht8'></em><td id='s7ht8'><div id='s7ht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7ht8'><big id='s7ht8'><big id='s7ht8'></big><legend id='s7ht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s7ht8'><div id='s7ht8'><ins id='s7ht8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tr id='s7ht8'><strong id='s7ht8'></strong><small id='s7ht8'></small><button id='s7ht8'></button><li id='s7ht8'><noscript id='s7ht8'><big id='s7ht8'></big><dt id='s7ht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7ht8'><table id='s7ht8'><blockquote id='s7ht8'><tbody id='s7ht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7ht8'></u><kbd id='s7ht8'><kbd id='s7ht8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s7ht8'></i>

      1. <span id='s7ht8'></span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s7ht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dl id='s7ht8'></dl>

            焦點影評丨《國土安全》S8E6:爭分奪秒好看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觀看本集時,我腦海裡時不時會冒出一句“女人,你在玩火。”——當然,我不相信卡莉會是叛徒,隻是她已經深入危險地帶太遠、太深瞭,不知還能不能抽身……

            也不怪卡莉行事如此激進,正如本集標題《Two Minutes》(兩分鐘)所透出的那份緊迫感,留給“戰場”內外之人的時間不多瞭,他們必須爭分奪秒。

            朝令夕改

            美阿兩國總統的死訊正式公開,在大傢為沃納總統哀悼的同時,新總統本·海斯也正式宣誓就職。

            當務之急,是要處理阿富汗的爛攤子。

            海斯老哥顯然不是那種平時做功課的人,現在緊急考驗來瞭,他開始依賴能給建議的大衛……隻是他顯得沒什麼主見,前線提供的情報沒聽,倒是更願意聽那些捕風捉影的“小道消息”。

            此時,索爾和斯科特等人正在討論如何避免阿富汗的形勢急轉直下,以及緩解避無可避的恐慌——古洛姆的戒嚴措施就是在和他們唱反調。

            還沒等索爾開口,古洛姆就先要求面談瞭。新官上任三把火,古洛姆已把喀佈爾弄得滿城風雨,現在還來討要哈卡尼(他認為哈卡尼在美國的庇護下躲藏),索爾自然表示幫不上忙。

            接下去,索爾和古洛姆便又扯起“哈卡尼值不值得信任、人會不會變”這種老生常談瞭。

            對索爾和斯科特而言,讓塔利班重掌阿富汗確實很糟糕,可從90年代古洛姆治理一方的歷史來看,讓他掌管阿富汗同樣不是好事(想想上世紀塔利班為什麼能奪取大權)……

            如今,古洛姆把陸續抓到300多名塔利班人員關到瞭一起,還揚言要公開處刑、以儆效尤,這不是要搞國傢恐怖主義瞭麼?

            火冒三丈的索爾忍不住說出瞭相當歹毒的質問:我都懷疑,是不是你想上位才殺瞭總統。

            如此狠辣、嚴肅的反擊,直接把話頭掐斷瞭,古洛姆立刻趕走瞭他們。

            接下去的重點是阻止古洛姆做激進的蠢事,如果他真的一時沖動殺掉幾百名塔利班,那麼這場戰爭不僅不會結束,還將重新升級。

            索爾等人已經整不動古洛姆瞭,隻能寄希望於總統出面給古洛姆施壓,至於具體策略和話術,他們也都傾囊告訴瞭海斯:威脅美國會撤軍、撤援助,讓對方有所忌憚。

            不過,海斯的狀態是真是很讓人擔心/捧腹,都準備以美國總統的身份和阿富汗總統通話瞭,他還是讀不準古洛姆的名字……

            兩位新任總統剛通話時還算正常,可說著說著,海斯就被古洛姆牽著鼻子走瞭,“按正常程序來沒用啊,對付敵人就得以暴制暴。”

            海斯有如此表現:一是因為他缺乏主見,容易被人帶節奏;二是他看不清形勢,也有一些極端想法,或是替背後的軍工企業等利益集團牟利;三是他一直在聽取大衛、索爾等人的意見,開始想自己“做主”瞭。

            事後,大衛和索爾他們討論起瞭海斯的危險傾向:本指望總統能去滅火,結果他準備幫放火的人“澆油”助威瞭,美國還承受得起擴大戰事的代價麼?

            必須盡快發現新的突破口,得到事件的真相,否則,和談前功盡棄不說,國內外形勢還可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。

            問心無愧

            這起事件的“風暴眼”哈卡尼正在喀佈爾四處藏身,他無愧於塔利班領導人的威望,在古洛姆滿城抓捕塔利班的環境下,依然有人願意收留他、保護他。

            從這位平民的話語中可以明白,他(們)很信賴哈卡尼,願意聽從、跟隨哈卡尼的意願,既能接受停戰後的和平,也能接受繼續紛亂的戰爭。

            令哈卡尼鬱悶/沉思的是,這些信任自己的人都認為是他幹掉瞭兩國總統,似乎也隻有“聖戰”多年的哈卡尼才有如此大的能耐。

            哈卡尼否認瞭這份“榮耀”,闡明瞭自己“真心希望和平”的立場。

            隨著自己的成功藏匿,焦急的古洛姆開始加碼瞭:用一百萬美元懸賞哈卡尼的同時,還要求哈卡尼在24小時內投降,否則他就將處決被抓的塔利班人質。

            形勢刻不容緩,親信和信徒們都希望哈卡尼能盡快離開喀佈爾,但他卻做出瞭截然相反的決定:自首。

            不過不是向古洛姆那個老匹夫投降——落到他手上就真是自投羅網、百口莫辯瞭——而是向美國投降,他把希望寄托於互相信任的索爾,盡管眼下無法保證什麼,但這是現在自己唯一能得到公正審判的機會瞭。

            於是,哈卡尼獨自一人來到瞭CIA大樓外自首,他與索爾就在這樣意想不到的情況下再次見面瞭。

            索爾明白哈卡尼在想什麼,問題是:他還保得住這個勢單力孤的塔利班頭目麼?

            束手無策

            與“真相”息息相關的麥克斯,正同樣遭遇著一場勢單力孤的劫難。

            俘虜自己的塔利班武裝分子似乎是獨身一人(為方便稱呼,暫時就叫他“小塔”吧),並沒有參與塔利班的集體行動,這讓麥克斯起瞭脫身的念頭。

            麥克斯表示想用錢贖自己,盡快與大後方取得聯系、進行交易——也許是不想理睬,也許是聽不懂英語,小塔根本沒給他談判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心急的麥克斯想乘對方解手時逃跑,結果肩部中瞭一槍,像條死狗般被小塔拖走瞭……

            小塔“輕車熟路”地把麥克斯送到附近一傢診所治療,與此同時,他順手把麥克斯的隨身物品和包裹拿去賣掉瞭——這是他的戰利品,當然有權自由處置。

            可能有人會奇怪,為什麼小塔如此“無組織無紀律”,還這麼沒“眼力”……其實,現在的塔利班和阿富汗戰爭剛開始時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瞭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塔利班,更像是老遊擊隊混雜瞭阿富汗各地部落、地主、武裝組織的混合體,他們名義上都是塔利班,成分卻更加復雜,出現信息不暢、各自為戰的情況並不稀奇。

            這位小塔就像是附近地方上的一名普通塔利班人員,賣裝備的樣子也不太利落,(我更懷疑上集出現的塔利班隊伍是偶然出現在墜機點的瞭),他根本不清楚之前發生瞭什麼,以為隻是俘虜瞭一名普通的美國人,按照慣例把人交上去等著交換人質就行瞭……

            至於俘虜身上的裝備那都是額外的添頭,誰知道一臺笨重的“電器配件”會是價值連城的、意義非凡的黑匣子呢?

            等麥克斯醒來發現自己包裹不見而歇斯底裡時,小塔自然不會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原本簡單明瞭的事情一下子變復雜瞭。此時,那件能影響阿富汗局勢乃至國際關系走向的關鍵證物,漸漸消失在瞭庫倫加爾的山路中……

            危在旦夕

            最關心麥克斯(與黑匣子)也最言行合一的人是卡莉,她迫不及待地想找到這位好友的蹤跡。

            無奈,兩國總統死後,阿富汗形勢急轉直下,有太多事情和防務要做,軍隊、CIA等各方資源都無法優先集中到麥克斯一人身上去——雖然他可能帶來真相,但顯然相比起“或許有價值的真相”,許多事更緊急、更重要。

            就當是各司其職吧……卡莉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到麥克斯,她跑去監控室也得到瞭類似的回應,現在人手不夠,哪有餘力幫你大海撈針呢?

            此時,國安局和聯調局的支援力量也來到瞭CIA總部,不過他們還肩負著“內部調查”的職責,畢竟“總統遇襲”有可能是內部人員泄露的,得先排除所有人通敵、泄密的嫌疑才能安心做事。

            麥克立即開始召回外部人員接受審查,卡莉聽到後,趁著內部還未全面收緊的機會溜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你們不出力,我自己想辦法!卡莉來到瞭葉甫根尼的住處,看來她確實在一直偷偷聯絡,與葉甫根尼建立瞭進一步的聯系(還有人嗑這對CP啊喂)。

            卡莉開門見山,請求葉甫根尼使用俄羅斯方面的資源搜找麥克斯。

            卡莉並無背叛自己身份立場的主觀意願,她隻是認定瞭自己與葉甫根尼的“私人關系”,葷素不忌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去達成自己的目的。

            要幫忙?行啊,你得先暫停美方對庫倫加爾山脈區域的監控,不用太久,兩分鐘就行,這是最起碼的條件……你別不樂意,我還不樂意呢,要明白是你來求我,求人總得拿出點誠意來。

            當卡莉踏入葉甫根尼房門的那一刻,她就應該明白自己不得不同意對方的條件。

            卡莉回到CIA大樓時,FBI的瓦妮莎已經在等待問詢自己瞭。從對方的問話來看,官方內部還沒把卡莉當成“高風險嫌疑分子”,瓦妮莎隻是簡單詢問瞭些基礎的問題,在關鍵細節上多深入瞭幾句,卡莉如實回答後就放行瞭。

            當然,隨著調查的深入,卡莉肯定還要接受下次問詢。

            可對此時的詹娜和麥克來說,情況就完全不同瞭……詹娜把(卡莉沒偷走的)錄音文件修復後聽到驚人的內容,麥克聽瞭之後也嚇瞭一大跳:卡莉上交的“接觸報告”完全是假的,她在說謊。

            更要命的是,現在還不能輕易用“私心”來為卡莉開解,要知道她是在與葉甫根尼會面不久後建議讓總統來阿富汗的,黃泥掉進褲襠裡,不是shi也是shi,這個嫌疑一旦曝光,卡莉乃至他們參與行動的幾個人都得倒黴。

            麥克得好好想想接下去的對策,同時讓詹娜盯著卡莉。

            於是,就有瞭“下午3點之約”快到時,卡莉輕松甩掉詹娜跟蹤的一幕(詹娜這妮子真有點蠢萌啊,我把她和本·海斯兩人當成逗哏看瞭……)。

            接下去卡莉進監控室搗鬼的戲十分緊湊、精彩,這裡不再贅述,她如約讓美方在目標區域的監控“空白”瞭兩分鐘。

            卡莉大概從沒“玩火”玩到這個程度上,盡管她出發點是好的,可這一行為要是被發現,直接釘死她“通敵賣國”都不冤枉……

            事後,詹娜又向麥克報告“卡莉消失瞭15分鐘”,被搞得心驚肉跳的麥克最終決定,讓卡莉的導師索爾去處理他的得意門生。

            麥克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況都說瞭,索爾在聽完錄音後也不得不承認情況很嚴重:卡莉不僅謊報瞭與葉甫根尼的交情,關鍵是她還曾在對方面前暴露過前所未有的“脆弱”。

            憂心忡忡的索爾跑來和卡莉當面攤牌,可笑卡莉還在對自己說謊……今天必須把你送回德國,這是你最後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卡莉肯定不願走,一方面她要找回麥克斯,另一方面她要找回自己的記憶,眼下葉甫根尼就在喀佈爾,她不會放過千載難逢的機會——可這點她不能明說,隻能用“找麥克斯”這個借口來掩飾。

            傻徒弟,你能為所有人提供一個“完美的猜測”,如果你再賴著不走,等事情曝光,大傢都會把你當叛徒,無論你之前立過多少功勞、付出過多少犧牲,都會被這次“叛國”抹得一幹二凈,別說是職業生涯瞭,就連你的人生都會枯萎凋零。

            然而此時的卡莉已聽不進恩師的苦口勸解瞭,她甚至拿出瞭葉甫根尼剛剛發給自己的“好消息”,來作為自己沒錯的憑證……

            索爾徹底嚇傻瞭:你陷得太深瞭,居然借俄羅斯人的手做事,還自信滿滿?啥時候被人賣瞭都不知道!趕緊給我滾!再不走我拷你走!

            能“包庇”到這個份上,除瞭索爾念及情分,還在於他相信卡莉的忠誠,相信她隻是一時糊塗,趁還能脫身,趕緊保她周全。

            但卡莉還是辜負瞭索爾。

            卡莉裝出一副不得不配合的模樣離開瞭CIA大樓,在機場候機時還主動告訴詹娜,自己鬼鬼祟祟是為瞭占用監控找麥克斯,讓她在自己走後接著找……

            當卡莉即將登機時,她卻迅速拐出通道邊的小門,坐上葉甫根尼的車走瞭。

            卡莉將“不瘋魔不成活”詮釋到瞭極致,為瞭達成目標,她不惜以身飼敵——盡管她一直堅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但恐怕這一次,她不能再全身而退瞭。

  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